青春创业

马蔚华创业者的三个建议
发布部门:招就办     发布时间:2015-11-11      

 

马蔚华创业者的三个建议

创协王燕瑜编

中国微友会创始人 深圳圈子联合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帅与招商银行原行长马蔚华亲切交流!

 \

1、问:现在说8090后即将接管世界,你信吗?

马蔚华:梁信军讲了,现在对年轻人要有一种敬畏的心,这个确实是,历史的规律也是一代比一代强。老一代企业家会积累经验,但他会变得保守有桎梏,有思想的牢笼,他是依靠自己的经验和经历形成的判断,突破很不容易,这种状态模式就是固定的。年轻人呢,哪怕闯错了,也是新的。所以真正能够创新的还是年轻人,他可以没有包袱去想象。但年轻人缺少经验和阅历,这样就需要老一代和年轻一代结合起来。

2、问:不管哪个年代的创业者都在面临持续自我更新的恐惧感,你会给他们什么建议?

马蔚华:首先,你要基于一个大的浪潮。第二,要有勇气去创新;第三,也得逐渐理性,完全不理性也不行。如果仅仅建立在粉丝思维的基础上,这个模式是不稳定的。

创新的本质是一样的。创新最主要的是你如何赢得需求,赢得市场,了解需求然后实现市场。你比别人较早地摸透了需求,就更早地拥有产品和服务的创新。所以从这个纯粹意义上说,哪个时代的创新都是围绕这个问题。商业模式不就是解决市场和需求吗。

需求变化的深刻原因在于经济的变化、社会的变化和科技技术的进步,变化才能产生新的需求。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特征,创新的内容是不一样的,但创新的本质不会变。创新既有时代性,又有共性。

3、问:你怎么理解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这句话?

马蔚华:这句话强调了企业的与时俱进,要跟上这个时代。如果离开时代,有很多企业不能永远成功。不是说没有成功的企业,而是没有一直成功的企业。

创新的成功在于能否认识清楚市场的需求,思想能否与时俱进。第二,你的制度体系能不能支持;第三,你的文化是不是可持续。

4、问:市面上逐渐兴起很多像小米、乐视这类公司,它们自己建立一个平台来卖自己的产品,您看好这类公司的趋势吗?

马蔚华:我觉得小米和特斯拉都是对其所在的传统行业一种颠覆性的改变。在这种改变里,营销方式别人很快能学去,那么他就必须考虑思考迭代创新,这种创新不完全是一种技术变革,是一种商业模式的创新,必须不断迭代,后续跟上。

可以先有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做很多微创新。微创新到一定程度,必然要有一些革命性的大的创新。这个平台的资源用尽了,这个时代可能也过去了,你应该有下一个时代,那个时代需要一个大的技术革命。任何大的创新并不是一天就到来的,都是通过很多渐进的小的微创,最后影响大的创新。

所以一旦你取得成功,你只能靠创新来保证你的地位。要不然你就落后,你要不断持续创新。就像迈克尔·波特说的那句话,你一旦站在了前面,没有别的,你只能不断再向前。

5、问:现在都在谈顺势而为,您觉得在大时代的势能下,如何追逐浪潮而非跟着浪花?

马蔚华:对。一个浪潮可能溅起无数浪花,但是很多浪花都是转瞬即逝。

比如说,在每一次利率市场化过程中,都伴随着一些中小银行的倒闭。美国在利率市场化过程中,每年倒闭两三百家银行。小银行别人不信任,得靠提高利率来吸收存款,但提高存款利率,风险上去了,就容易出问题。小银行效率低,也没有成本优势,难以为继。所以,现在银行一定要去面临实际的问题。比如说有阿里有了互联网有了大数据,这是一个很好的基础。完全没有这种优越条件的,必须找好你的定位。

阿里巴巴的崛起是因为过去传统银行忽略了那个领域,再加上制度限制了那些领域。按照长尾理论,过去商业银行是把资源都用上,去实现规模最有效的那一部分,所以忽视了那部分零散的、小众的、碎片的东西,而且过去他也解决不了那些问题。而互联网金融的兴起就解决了这些问题,正好适合普惠金融,就是零星的、小的需求。

这些小的需求是不可忽视的,因为积少成多,就会变成一个规模非常大的群体。这些东西对传统银行是一个挑战。这部分市场过去也没有被占领,但你失去了这部分市场。

6,问:很多投资者认为互联网时代的泡沫可能要过去了。您怎么看这一波互联网浪潮?

马蔚华:我觉得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够找到互联网的入口。你说人啥也不干,天天都在屋里操作互联网,也不是那个事。

一个大的创新时代必须是技术上有一个大突破。世界上这么多次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往往都是一场大的技术革命出现以后,才能够真正突破。过去从石油革命到电的革命,所以现在我们力图讲新能源、新材料,从这个角度来走出去。但是目前来看也不是那么理想,还是没有彻底走出阴影。

那现在互联网的下一个技术革命是什么呢?再下一个是什么呢?我今天不能预想到,但可以遐想这个事。没有重大的技术变革,这个社会的进步都会受影响。

7、问:一个公司的基因应该决定了转型和创新的可能性,从这个层面您怎么理解之前提到的颠覆性创新?

马蔚华:生活无忧的时候,谁也不用创新,你基本上不去改变现状,维持现状就好。只有那些垂死的贫民,为了生存才会去挣扎。实际上持续创新也是为了生存。所以基因很重要。

我在以色列跟佩雷斯讨论过,假如没有给他那样一个沙漠的环境,假如没有巴勒斯坦,以色列绝不会有这样的创新,这是我问过他的问题。佩伦斯回答,环境是创新一个很重要的动力。人要垂死的时候,当时可能出现的状况绝对正常人出现不了。所以领导者一定要有危机感,还要有新鲜感,好奇心,这很重要。

8、问:现在很多企业还没有做到特别大的时候,就想做平台战略。你对这类公司有什么忠告?

马蔚华:对。拿特锐德来举例,首先充电技术的问题要解决。可以判断,电动车肯定是一个大趋势,这是一个时代需求。但是这个过程有多长,取决于这些条件的建立。如果电动车可以像汽油车那样随时加油,续航能力都是500公里以上,那就没问题。所以必须先突破续航问题和电池安全这些技术性难题。

如果技术突破了,我想一些传统的观念就会改变。这个过程肯定是一个焦灼状态。因为客户在观望,汽车制造厂也在看。所以这个时候政府应该多协助一些,突破一个关节点可能就会很快发展起来。

黎明前的黑暗,这个焦灼状态需要政府支持,需要技术突破。技术问题解决了以后,怎么让市场认可,这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完结了,才能带来效益。

吉利彩票官网:版权所有 | Power:Khaki